这个国外“老炮儿”虽已谢幕但江湖仍旧有他的传说

人到老年,最怕的往往不是缺少陪伴,而是被排斥在生活边缘后失去了成为焦点的可能,这种心理上的孤独,总是会伴随着自我价值的失衡而陷入长时间的迷茫。

大概“越老越糊涂”这句话,并不是指的智商上的退化,而是重新回归到孩童般的天真,利用一种很自我的方式来试图得到情感的需求,这样就显得既可怜又可悲,但同时也能让年轻人从中看到未来自己的影子,从而有所反思。

对于伊斯特伍德来说,用老当益壮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89岁的高龄仍旧活跃在荧幕上,而每一次对角色的塑造,都会让人产生种油然的敬佩感。西部牛仔精神的固执坚守,传递着一种永不屈服的信仰,可不合时宜的生活方式和价值理解,又处处与当下存在很多矛盾和冲突。从《老爷车》中对于跨越种族情感的刻画,到《骡子》中对于回归家庭情感的描述,我更愿意把这两部电影看作是伊斯特伍德晚年的谢幕演出。

在我看来,伊斯特伍德自导自演并在2018年上映的《骡子》,更像是十年之前,也就是2008年上映的《老爷车》的某种延续。

从利用外部邻里情感来满足老年时期的自我需求,到慢慢回归对内部家庭情感的自我理解,这种由外到内的转变,恰恰预示着新旧时代交替中对于精神与情感的进一步融合,这并非是一种束手无措的妥协,而是一种与时俱进的蜕变。

一个是为国家战斗过的老兵,一个是为物质满足铤而走险的“老爹”,这两种原本对立的身份是很难让人联想到一起的,可《骡子》这部电影偏偏这么做了。从真实事件中十年之久的时间跨度缩短成一年,在增加戏剧冲突的同时,更加塑造出了一个立体化的带有强烈内部矛盾的老年迟暮形象。

抛开所谓的政治正确性不谈,电影的核心回归到了自我救赎上面,包括情感和精神的救赎。正如《老爷车》结尾里,退伍老兵沃尔特用手比划着枪的姿势缓缓倒下,让邻居一家获得了永久的安宁,这一次,伊斯特伍德塑造的“老爹”厄尔,在经历了运毒一年被抓的经历后,重新回到了花卉修剪工作上,并与家人达成了和解。

我想,晚年还能折腾,至少证明自己不是废物,而带着往日精神融入当下时代,要做的不仅仅是影响周围人,更是要将某种精神延续下去。因此,“老炮儿”虽然谢幕,江湖仍旧有他的传说,这就是不可忽略的精神价值。

看惯了眼花缭乱的好莱坞爆米花式的流水线电影,伊斯特伍德自导自演的《骡子》这部电影算是比较温和的,它的温和不仅仅表现在故事内容的推进中,更多的还体现在核心主题的传递上。

相比较真实人物富有传奇性的十年运毒生涯,这部电影所重点刻画的是人物在工作与家庭之间复杂的情感,这对于伊斯特伍德来说是具有极大挑战性的。主人公厄尔是一个具有矛盾性人物,他不想被忽略,渴望得到关注,却总是很自我的活在过去的幻想中,这就造成了他与当下时代和人的严重分歧。

顺着电影时间往前推,2005年的厄尔忙于自己的花卉事业而很少顾家,甚至女儿婚礼当天他都在另一个地方参加花卉的评比大赛。这种随时随地都想成为焦点的虚荣心,让这名退伍老兵陷入了物质和名利的过分追逐中,这大概可以算的上是无处寄托的精神需求与无法解决的情感困境双重压榨下的逃避行为。

他身体老了,可他的心还是向往着自由,只是,他无法用过去的标准衡量当下人们的生活观念,所以,他试图利用金钱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却最终浪费掉了本该属于情感陪伴的光阴,最终陷入了新旧精神来回撕扯的挣扎和困顿。

女儿十多年不和厄尔说话,老婆跟厄尔分手,原本热衷的花卉事业也在互联网的冲击之下宣告倒闭,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厄尔顿时感觉自己成为了行将就木的废物。过去的老兵成为了被边缘化的老头,时代的不友好让厄尔试图想要再次证明自己的价值。

一次偶然的机会,厄尔接触到了运毒组织,而金钱的诱惑和利用金钱可以买来的关注度,让厄尔重新找到了存在的价值以及成为焦点的可能。此时,这已然不是如同当初栽培花卉那般纯粹的兴趣导向,而是一种渴望回归大众视野以及拥抱温暖情感的急切需求。

从被分手和不理解到走上运毒的不归路,这里的情节安排明显可以看出伊斯特伍德的私心。他在控诉,也在讽刺,更像是为旧时西部牛仔精神打抱不平,那些正儿八经奋斗过的岁月成为了年轻人不屑一顾的过往,而歪门邪道的勾当却换来了高昂的报酬。

在人们的常规理解中,人一旦老了就相当于成为社会的废物,过去所经历的种种辉煌大概只能换来旁人淡淡的冷笑,你是老兵又如何?还不是得面对家庭带来的情感危机和物质带来的精神迷失?

这种因为时代不同而造成价值理念的差异,让原本可以通过沟通交流缝合的代沟越来越深。

在厄尔眼中,经历过战争洗礼后对于事业的看重,是一种尊严的维护,是一种精神的传承,更是一种信仰的坚守,而这种喜欢众星捧月和成为焦点的感受,只是不想因为心理上的孤独而带来精神上的困顿。于是,对于这类老一代人来说,事业的确有时候超过家庭,这不是自私,而是时代差异造成的生活方式和观念的不同。

可是事情发展到最后,铤而走险的运毒,从毫不知情到知晓一切,从生活所迫到主动配合,越陷越深的厄尔开始享受着物质买来的虚荣,原本坚守的精神被物欲横流的时代冲的支离破碎。

他以为给孙女的婚礼花钱筹备,为孙女的大学提供金钱资助,给老友提供资金重新开启酒吧,缴纳费用赎回自己破败的花房,这些用金钱买来的东西能够让他晚年的精神重新焕然一新。可惜,他错了,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物质终究买不了亲情、友情或是爱情,而陷入物质构建的虚伪精神世界却可以毁掉这一切。

所以,这大概是伊斯特伍德最具有温情的一部电影,因为他在反思,也在慢慢从外部环境的审视回归到对于内部精神的审视上来,原本犯罪题材的电影也就成为了探讨情感和精神的家庭片。

运毒源自家庭出现的情感危机,结束运毒也是源自家庭撕裂情感的缝合,最终,这部电影传递出这样一个核心主题:老只是年龄上的问题,当正视自我真正的情感的需求,回归自我真正的精神满足时,心态上的年轻才是最重要的。

伊斯特伍德老了,正如电影里的“老爹”厄尔那样,面对新鲜事物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会借助这个被法律定义成坏人的厄尔,来展示一种不屈的精神追求和价值探索,这从电影另一个译名“毒行侠”中可以理解一下。

“侠”是一种劫富济贫义薄云天的旧时精神,而这种明显带着东方气质的侠义精神正好对应着西方的牛仔精神,这与伊斯特伍德大多数电影塑造出的人物形象不谋而合。故事整体虽然带着一定的悲剧性,可在感叹英雄迟暮壮志难酬的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将过去的西部牛仔精神做了某种拓展和延续。

电影里,厄尔是一个运毒的罪犯,可伊斯特伍德却纯粹撇开了法律层面的解读,塑造出了一个努力工作,自食其力,且默默为家庭付出的人物形象。在我看来,这并非是为罪犯的开脱,而是站在人性的角度挖掘着厄尔具有积极作用的一面,这大概就是伊斯特伍德对于过去西部牛仔精神的情有独钟。

朋友要钱,厄尔毫不犹豫的提供,妻子得了绝症,他会冒着被杀的风险回家看望,他知道运毒有罪,所以,他会劝说和他走得近的毒贩好好打算将来,也会和前来搜查的警察吐露好好珍惜家人的心声。我想,这大概才是厄尔真实的想法,只是,他不善表达,只能用早已疲惫不堪的身躯独自承担着这一切。

探员科林和厄尔在饭店交谈的片段算是电影的一个小高潮,此时,两人都忙于事业的形象是何其相似。大概,厄尔在科林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科林亦或是在厄尔身上看到了年老时的自己,所以,当厄尔语重心长的说出“记住你和你家人一起度过的时光,除此之外,没有比这更重要”这句话时,科林居然愣住了。新人面对旧人,除了感慨,更多的还有领悟,在我看来,这是两人某种思想上的共鸣,也是两人某种精神上的传递。

电影结尾,厄尔没有为自己辩护就认罪了,虽然和真实事件有些出入,但这种理想化的处理,正代表了伊斯特伍德在新时代中对于西部牛仔精神的重新诠释,这是一种担当的责任,也是一种正视自我的勇气,更是一种回归温暖情感的需求。

人有时候得服老,但却不能因为老迈而放弃某种精神的坚守,突然感觉,曹操的两句诗足以概括伊斯特伍德和他电影传递出的价值,那就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我想,“老炮儿”虽已谢幕,可江湖仍旧需要他的传说,因为,这是一种应当与时俱进且继续传承的精神,为个人奋斗,为家庭奋斗,为国家奋斗。

所以,不要因为老了,就把自己当成废物,你永远是你,独一无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