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贝尔:超级模特变成“母夜叉”(组图)

纳奥米·坎贝尔的驴脾气圈内圈外的人早就有所耳闻,但很少有人知道她对手下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坎贝尔的私人助理阿梅·卡斯塔尔多透露,在服侍坎贝尔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受到这位超级模特的羞辱。

这样的日子阿梅实在忍受不下去了,最后向坎贝尔当面提出辞职。可是,满嘴脏话的坎贝尔立即像一头愤怒的母狮向她扑来。坎贝尔先是抓破阿梅的脸皮,又咬了她的嘴唇,最后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倒在地,嘴里还不停地骂着:“你这没有任何价值的母狗!”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阿梅想从坎贝尔的豪宅里逃走,但坎贝尔早猜到了她的想法,将她关进了阁楼里。阿梅没有想到坎贝尔的手段如此残暴,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打了报警电话,这才逃出了“地狱”。医院给她做了身体检查,发现她的背部伤势严重。终于得以喘息的阿梅现在正采取法律行动,把她的前老板推上了法庭。

阿梅今年31岁,是位单亲妈妈。得知超级模特坎贝尔招聘私人助理时,她也前去报名。报名的人很多,但阿梅幸运地被选中。她早就听说坎贝脾气暴躁,已经有多位助理忍受不了她的脾气而辞职,但阿梅认为,她能够吃苦,什么事都顺着坎贝尔不就行了吗,大不了让她骂几句,也没有什么。

就这样,阿梅来到坎贝尔身边。可是,她只工作了一个月,就再也无法忍受下去。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位世界级的模特的脾气竟然坏到这种程度。阿梅向媒体披露:“她百分之百地需要接受心理检查。她对我的态度非常残暴,令人难以置信地卑劣。每天她都在公共场合,在我认识的人面前冲着我大喊大叫。当然,这也没有什么。问题是,你实在不知道怎么做她才会高兴,你也看不到这种羞辱的工作何时是尽头,好象给她当助理,就是她的出气袋似的。”

坎贝尔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冲着阿梅说:“你一钱不值!”她甚至将这句话写到纸上让阿梅看。受到这样的污辱,阿梅觉得无地自容。阿梅说:“一开始我之所以忍受,是因为我是位单亲妈妈,有两个孩子,需要这份工作。但一个人是无法承受这么多虐待的。”阿梅最后决定离开坎贝尔是在11月9日她因为挑选发型师与坎贝尔吵了起来之后。

在此之前,坎贝尔接到了她的一位朋友的死讯,心情很不好。所以,当她听说她最喜欢的发型师阿莫伊因为有急事无法给她整理头发,立即像疯了一般。因为阿莫伊有事在身,所以阿梅就预约了另一位也经常给坎贝尔做头发的发型师Q。

阿梅忆述:“大约下午3点,纳奥米回到家,径直走进我的房间,指着我的鼻子怒斥:‘你,现在跟我上楼!’她大喊大叫,说我的做的事一点都没有做好,她要控告我,我让她一整天都不高兴。这个,那个。”坎贝尔和Q以及她的化妆师阿亚科一起进了浴室,仍在大声地抱怨阿梅,说她什么事也做不好,一钱不值。最让阿梅气愤的是,坎贝尔声称阿梅对她撒了谎,说她压根儿就没有预约阿莫伊。阿梅实在忍受不下去了,于是走进浴室,对坎贝尔说:“纳奥米,歇一歇吧。你对人这样说我,我受够了。我辞职,我回家。”

坎贝尔立即暴跳如雷,紧跟着阿梅走出浴室,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甩了一圈。然后又突然抓她的脸,向她脸上吐唾沫,嘴里还在不停地说着:“想走?没那么容易,你得留下来完成你的工作。你必须为你做的这些臭事负责!”

阿梅反驳:“不,我肯定要走。”坎贝尔的气更大了。她向阿梅扑去,几乎是脸贴脸地骂阿梅。突然,坎贝尔头往前一伸,咬住了阿梅的下嘴唇。这时,Q跑出来,把她拉开。阿梅像吓呆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时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从这里逃出去,否则,坎贝尔说不定会怎么折磨她。

可是,就在她拔腿想走的时候,坎贝尔又叫了起来:“回来,你这的!”她追上去,一把抓住了阿梅的头发,来回地晃,最后把阿梅拖倒在地。这时,Q、阿亚科和坎贝尔的女管家朱利叶都跑上来,把她拉开。阿梅则哭着跑下楼。

阿梅把自己的箱子里一切与坎贝尔有关的东西统统倒了出来,这样以后与坎贝尔就没有任何联系了。但这个时候,坎贝尔跑下楼,对我说:“阿梅,别走。我扯你的头发不对。”说完,她挡住了阿梅的去路。坎贝尔的态度突然转变,阿梅半信半疑。她对坎贝尔说:“你不仅仅扯我的头发,你还袭击我!”

坎贝尔再一次原形毕露,她一把抓住阿梅的衣领,冲着阿梅大叫:“但你让我一天都不高兴!你这个!”阿梅好不容易挣脱,向门口跑去。坎贝尔追上她,又把她拖到屋里。随后,阿梅又二度想逃走,但都被坎贝尔抓回来。最后,这位34岁的超级模特哭着跑进了洗手间。

那天晚上,阿梅打了报警电话。阿梅向警察讲述了自己的遭遇:“自10月13日出任坎贝尔的私人助理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为坎贝尔的男朋友、说唱歌星乌什准备一个生日派对。可是,没过多久,她的助理工作就开始变味了。在飞往日本之前,坎贝尔睡过了头,没有坐上飞机。这是我的错,尽管她从亚特兰大动身,而我是从纽约动身。我重新给她订了机票,但坎贝尔仍然怒气冲天。我想向她说一下她的行程安排,但她对我说,她不想跟我说话。”

他们住进了东京的四季酒店,但在大堂里,由于她不知道行程安排,又冲阿梅发了一通脾气,当时周围都是客人,包括那次她参加的活动的组织方的人。阿梅恨不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几天后,他们来到中国,坎贝尔一怒之下将电话扔向她的私人助理。阿梅回忆:“这是因为坎贝尔没有找到我,其实,大家都知道,我就是在我的宾馆房间里工作。我真的那里都没有去,但坎贝尔说我撒谎。她抓起电话,就向我扔了过来。”

电话从阿梅的耳边飞过。坎贝尔又走上前去,几乎与阿梅鼻子对鼻子,开始骂她。唾沫星子溅了阿梅一脸。其他客人可以听到了她的骂声,都跑出来看发生什么事了。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因为坎贝尔为了一点点的事儿就会这样大喊大叫。阿梅对她越来越失望:“她先是像广岛爆炸,接着就开始哭。突然之间她又会变得温柔无比,夸我的工作做得非常棒。可是,第二天,这幕悲喜剧照演不误。”

自11月9日争吵后,尽管一分钱的工钱也没有拿到,但阿梅一直没有与坎贝尔说话。目前,警方已经写了调查报告,据争吵事件发生后,阿梅的主治医生托马斯·库尔维医生介绍,阿梅的背部受了外伤。几天后,坎贝尔请出一位朋友给阿梅打电话,希望她回去。但阿梅说:“我再也不会回去,而且我一直搞不明白:一个拥有了这么多名誉、金钱的女人怎么就不能对其他人好一点呢!”

其实,坎贝尔在欺凌身边的工作人员方面可谓臭名昭著。2000年,她的私人助理瓦尼萨·弗里斯比声称,由于她拒绝保证不对外人透露坎贝尔与影星约瑟夫·费尼斯的关系,坎贝尔打了她。1998年,她的前助理吉奥吉娜·加拉尼斯对法庭说,坎贝尔用电话打她,并威胁要把她从车窗里扔出去。坎贝尔认罪,并向加拉尼斯支付了数目不详的赔偿金。法庭让她去参加控制愤怒培训班。据一些内幕人士透露,坎贝尔与圈内人士的关系也非常紧张,大家都觉得这位超级模特的脾气不可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