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史上首位满分女神神级表演让电脑失灵却沦为权贵的玩物

1976年夏天,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市,全球瞩目的第21届奥运会拉开帷幕,作为东欧小国的罗马尼亚,原本注定很难在赛事中与大国相抗,可是当体操项目的竞争开始后,他们竟然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并创造了空前的历史。

这一切都只源于一个当时年仅14岁的小姑娘——纳迪亚·科马内奇,她以惊人的柔软身姿在赛场上翻腾,所有动作只能用完美来形容,于是她拿下了奥运 会体操史上第一个满分10分,当时的电脑计数器甚至都没有满分选项,因此多位专家还连夜修改了计算数据。

最终,科马内奇以“7个10分”的空前成绩拿下了3枚金牌,风头压倒了同届奥运会的所有运动员,一夜而就成了世界体育界的超级巨星,被称为“蒙特 利尔仙女。”

但令人很难想象的是,这样一位惊艳世界的女运动员,不仅没有迎来一个光明、前途无量的未来,反而被国内的贵族看中,从此堕入了地狱…..

1961年,科马内奇出生于洛曼尼亚的奥尼斯迪,她的家庭很普通,父母一直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而为了让女儿能改变自己的命运,科马内奇不过七岁的时候就被家人送去学了体操,好在她还真有过人的天赋,或者应该说,她就是为体操而生的。

在这条路上,科马内奇说是一帆风顺毫不夸张,她9岁时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战,战胜了南斯拉夫队获得了少年杯,此后连战连捷,奖牌和奖杯几乎是隔三岔五就能拿到一个,到了13岁的时候,科马内奇便直接当选为了那一年的世界最佳运动员,而她在当时的多场世界大赛中创下的记录至今都没人能够打破。

就是带着这样一往无前的势头,科马内奇在第二年,也就是1976年,便正式代表自己的祖国罗马尼亚首次出征了奥运会的赛场,虽然她此时已经小有名气,可毕竟这里是最高体育殿堂,而罗马尼亚又是个不起眼的小国家,无人问津。

体操原本不是激烈对抗项目,所以追捧的观众并不太多,但这一天,科马内奇像蝴蝶一样上下翻飞着,激起了全场从观众到评委的一致喝彩,而最后比赛结果出来——1分。

原来在这一届奥运会之前,从未有人在体操项目中拿过满分,所以比赛的电脑系统中根本没有满分的分值,此时直接宕机了,经过事后连夜紧急抢修,裁判组才站出来重新宣布了她的分数:10分。

从体操到平衡木、高低杠,科马内奇继续进行其他项目的比赛,每一次出场几乎就是一次满分,她最终不仅拿下了个人三块金牌的伟大荣誉,而且轰动了全球,又被评选为“年度世界最佳运动员”。

很显然,对于罗马尼亚这样的一个小国而言,科马内奇所带来的光辉真是太惊喜、太不可思议了,将他们一下推到了世界的聚光灯下,所以回到国内后,罗马尼亚总统亲自接见了科马内奇,并授予了她“社会主义劳动英雄”的称号,群众的鲜花和掌声更是几乎将她淹没。

说到这段故事,还得先说说当时罗马尼亚这个国家的特殊局面,时任国家总统的齐奥塞斯库已经执政了漫长的岁月,他年轻的时候通过平凡冤假错案、鼓舞民心而走上了权力的颠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却逐渐演变成了一位异常独裁、武断甚至一意孤行的领导人。

齐奥塞斯库随意左右官员的任用,把自己大量的亲朋好友安政府部门做官,搞起了家族统治,还颁布了一系列离奇的政策,比如禁止堕胎并要求每对夫妻必须生4个孩子以上。

因为种种方面的胡乱施政,导致整个罗马尼亚内部变得一团糟,而在1976年的时候,科马内奇从奥运会归来,出尽了风头,却不幸被齐奥塞斯库的儿子,尼库·齐奥塞斯库盯上了。

尼库作为国家最高统治集团的成员,看上的女人哪有得不到的,最重要的是他此时正担任着罗马尼亚的体育部长。

而科马内奇自然不愿意这么做,在一开始的时候,她也曾尝试着和尼库抗争过——在之后的好几年当中,科马内奇依旧醉心于自己热爱的体操运动,不仅在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再度斩获两金,其他国际性大赛的奖项更是拿到手软。

可是私下里,她却一直受到了尼库的巨大压力,包括利用她的教练孤立、辱说、殴打,这样的日子时间一长,科马内奇实在难以承受了,到了1984年,萨马兰奇授予了她奥运理事会最高荣誉——奥林匹克银质勋章之后,她便宣布了正式退役。

而退役后的日子便彻底陷入了黑暗:尼库对科马内奇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在她身上肆意发泄自己的,同时对她百般侮辱、非打即说,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合理”,即便科马内奇在外如何有名气,但只要在罗马尼亚这个国家内,就都是齐奥塞斯库家族的“私有财产”。

就这样,科马内奇在自己人生中最青春、美好的岁月中,承受着暴君的残忍玩弄,她默默咬牙坚持着,终于在八年后得到了解脱。

1989年,齐奥塞斯库家族的独裁政权终于被愤怒的人民掀翻,而就在圣诞节这一天,齐奥塞斯库夫妇二人被抓获,在运送前往审判的半路上就被怒不可遏的士兵们当场处决了。

时代变了,但科马内奇却一点也不高兴,因为在尼库虐待自己的时候,外界却一直传言他和自己有着情人关系,如今很有可能把清算的怒火也烧到自己头上,于是年轻的科马内奇作出了一个不明智的决定——出逃。

为她牵线搭桥的是一个美籍罗马尼亚人,名叫巴拿伊特,此人从最开始劝唆科马内奇就是为了牟利,他觉得科马内奇还算有些名气,如果把她带到美国,可以控制她为自己赚不少钱。

于是,就在一个寒冷的夜晚,一心向往着自由的科马内奇来到边境线,在极低的严寒中,她以惊人的毅力徒步加游泳一共花费了6个多小时穿过了冰面,成功越境进入了匈牙利境内,随后很快被巡逻人员发现。

好在有人马上就认出了这位曾经大名鼎鼎的“体操皇后”,不仅没有将她遣返,还送她去到了奥地利大使馆,之后科马内奇顺利找到了巴拿伊特,两人乘坐飞机抵达了美国纽约。

科马内奇苦苦向往的,不过是一个自由的世界,但即便逃到异国他乡,她仍然没能找到自由——巴拿伊特是一个有着4个孩子的已婚男人,但是他很快就对外宣称科马内奇是自己的情妇,这是他和妻子早已串通好的,但是他又让妻子对外表示完全不知情,还要找科马内奇算账。

经过这么一番包装,外界根本搞不清状况,大都以为科马内奇是破坏别人婚姻的“小三”,而科马内奇却被蒙在鼓里,因为她的确和巴拿伊特同居了,原因则是对方告诉她,这样更容易获得在美国的居住权。

通过这种方式对科马内奇进行控制以后,巴拿伊特就开始了自己榨取利益的过程,他一手安排科马内奇进行一系列采访、广告、节目,怎么做全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科马内奇只能严格按照要求来,连说哪些话都要提前背下来。

不仅如此,巴拿伊特甚至切断了她和外界的几乎一切联系,限制她单独出门,对她实行全天监视,像提线木偶一样操纵着她的一举一动,这样的生活简直比牢狱之灾还要可怕。

而当科马内奇不久后开始提出反对意见时,便直接遭到了巴拿伊特的殴打,然后继续逼她登台做广告,甚至是一些较为的内衣广告,完全让她沦为了一台赚钱的机器。

直到1991年的一天,科马内奇才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当时在美的一位罗马尼亚人,一个橄榄球教练请客吃饭,科马内奇抓住时机向他说明了前因后果,这才终于得救。

不过情况一时还是很艰难,因为巴拿伊特很快听到风声便逃之夭夭了,同时带走的还有这些年从科马内奇身上榨取的十几万美金,而科马内奇却身无分文,连生活都成了问题。

但此时,在苦难中沉浮了半辈子的科马内奇,终于迎来了自己一段相隔几十年的旷世奇缘,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做巴特霍尔德·康纳尔。

康纳尔是一位美国著名体操运动员,在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曾摘得金牌,而早在1976年当科马内奇在蒙特利尔大放异彩之前,其实他们就已经见过面了。

那是美洲杯的决赛之后,当科马内奇一如既往夺得冠军后,另一位男子组的冠军便是康纳尔,无数记者蜂拥而至,希望两人合照留念,他们看到两个孩子十分可爱,便让康纳尔吻一下科马内奇的脸颊,好抓拍一张照片。

当很多很多年以后,康纳尔再次听闻科马内奇的消息时,万万没想到她这几十年过得竟如此坎坷,于是很快找人联系到了她,并无私地提供了帮助。

在他的努力下,科马内奇才终于得以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落脚,进入了当地的一所学校继续从事自己热爱的体操事业,成为了一名教练。

当初两人皆是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如今虽然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但那一吻却仿佛穿越了时光,将他们紧紧串联在一起。

康纳尔是一个十分诚恳的人,在之后的时间里他给予了科马内奇莫大的生活上的帮助,帮她抚平了在曾经的苦难下所带来的内心的伤痕,两人自然而然也就产生了感情,这种感情是极为坚韧、可贵的。

到了1994年的时候,康纳尔终于正式向科马内奇发起了求婚,后者欣然允诺,她相信自己这一次终于遇到了那个对的人。

贴心的康纳尔知道爱人思乡心切,于是最后决定前往罗马尼亚举办婚礼,而此时的罗马尼亚国内也已经日新月异,民众们对科马内奇这位曾经的“世界级体育明星”感到无比欢迎和骄傲,政府更是邀请他们来到了国会大厦举办婚礼,并进行了全场全国出境,由总统亲自为他们送上祝福。

经历了无数非人折磨的科马内奇终于迎来了自己幸福的后半生,她在婚姻中和丈夫相敬如宾,不但回归了祖国,还被重新任命为罗马尼亚体操协会荣誉主席,全权负责国家体操队的运营。

后来她又自己出钱在家乡建立起了一所“科马内奇体操学校”,从这所学校里走出了米勒、拉杜坎等多位世界体操冠军。

毫无疑问,科马内奇曾经遭遇了太多不幸,但她始终坚持与命运抗争,无愧于“罗马尼亚人的骄傲”和“150年运动史上十位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