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香港站赛后 范多恩搞了个大新闻但莫塔拉跑得比谁都快

第五赛季的FE香港站终于结束了,作为第五十场FE比赛,雨水和争议让这场比赛完全不同于正常剧本。虽然大雨没有在正赛时降下来,但整场比赛的可看性依然非常高。到底香港站的周末都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因素让现在积分榜前四的差距仅有2分?就让我现在来告诉你。

这个赛季的FE比赛主要集中于两点争议,一点是新的排位赛分组规则,另一点则是对于碰撞的判罚。而这两点随着混乱的香港站后被再次提出也不奇怪。排位赛前下雨导致前两组车手都在扫地,达科斯塔和两位马恒达车手的境遇尤其悲惨。由于出场太早,他们成绩要比小组前两位慢上了2秒多,毫无竞争力。在比赛中维尔莱茵和丹布罗西奥也因为发车位劣势而天降横祸早早退赛,达科斯塔在比赛中则力求稳妥完赛,幸好最后获得一个积分。

如果说排位赛分组规则会让成绩优秀的车手不爽的话,那么对于碰撞的判罚,则大概算是所有车手都为之愤怒。从圣地亚哥站开始,车手们对于各种判罚的不满就出现在每周一的赛车新闻中。就连车迷,也能感受到这个赛季的碰撞太多了,甚至给FE起了“房车方程式”这样的外号。虽然电能很可能是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方向,但若是如此对撞车纵容,车迷们会不会认为电动车就是碰碰车?这也许也会对车迷们对新能源的看法有所改变。

如果说谁是FE香港站的明星,那非远景维珍车队的伯德莫属。比赛初段追尾罗兰德导致前车突然慢了下来,最后一圈对洛特勒的攻击结果两败俱伤。洛特勒最后开着残废的赛车艰难完赛,伯德也在赛后被罚五秒掉到了第六位。但伯德的两次追尾,看上去又都没有这么严重。一个是因为车手被撞后自己误按到了FCY限速按钮,另一个则完全看不出后悬挂被碰弯。只不过对于现在本身就各种碰撞的FE来说,导致对方受损的碰撞也理应收到处罚。对于从中获益的伯德来说,被处罚五秒钟也属于正常。

这次处罚也让车手积分榜变得更加紧凑,伯德少了17分后依然以54分位列积分榜第一位,但身后的丹布罗西奥,迪格拉西和莫塔拉的积分差距仅在2分以内!一个杆位就足以抹平的差距,让这四个人在接下来的8场比赛中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但总冠军争夺者可不止他们。前十位的积分差距都在一场大奖赛之内。可以说,现在做任何赛季末预测,都太早了。

不知道两天过去后还有谁记得这场比赛的杆位和冠军是谁呢?是两辆文图里赛车。范多恩的排位赛惊艳了整个媒体中心,大家都知道他很快,也为他在排位赛拿到的成绩感到高兴,正赛中起跑后掉位置很可能是受制于湿地起跑和文图里赛车的性能。车手也许经验不足,但最后赛车因为传动轴故障退赛就只能把锅还给车队,让比利时人再一次经历“里程悲”。

相较于范多恩的“搞了个大新闻”,莫塔拉才是“跑得比谁都快”。比赛中先是超越两台HWA赛车,安全车退出后又顽强防守住了身后开启Attack Mode的车手,最后再渔翁得利拿下冠军,为文图里车队拿下了五个赛季以来的首胜!

其实对于文图里车队来说,他们的首胜早该到来。从FE揭幕战的飞天撞车,到那个赛季收官战的电量过度使用被罚时,再到上赛季香港站莫塔拉将冠军拱手相让。这个周末文图里终于拿到了分站冠军,而莫塔拉也真正成为了“大湾区车王”。

在比赛前,就有很多声音说道“明年香港站就要消失了”。但当我真正走上赛道时,反而觉得失去这场比赛是件好事。虽然出门一小时就能看场比赛对我来说再好不过,但狭小的赛道、颠簸的路段,让我觉得这里并不适合进行赛车比赛。正赛还要感谢龙和道上数不尽的窨井盖足够给力没有飞起来。而且,这条赛道即使有了Attack Mode,想要超车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洛特勒的“顽强防守”仅仅是刹车时占据中线,而莫塔拉不用Attack Mode防守成功后车的秘诀也只是“不失误”。

我能够理解FE在人潮涌动的闹市区办赛的想法,但中环和赛历中别的赛道相比实在是有些过于简陋和狭窄,反而和当年英国的巴特西公园赛道没有太多区别。加上政府没法为比赛划出更多公共道路,而FE也已进入了“提高比赛质量”的阶段。所以,这桩联姻在三个赛季后选择暂时分别,我想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好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