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队勇夺世界杯冠军

全球亿万观众瞩目的世界杯决赛终于落下帷幕,西班牙队以其攻守俱佳、技战术和作风均过硬的完美表现,1:0战胜了同样表现出色的荷兰队,第一次勇夺世界杯冠军。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就在世界杯决战前夕,西班牙国家却面临分裂的危险。如今,西班牙队登上了世界足球之巅,能否给国家团结带来希望,有待继续关注。

西班牙足球队在南非世界杯决战荷兰的关键时刻,国家却闹起内讧。逾百万民众前日在足球名城巴塞隆拿(Barcelona)上街,争取加泰罗尼亚(Catalonia)独立。在西班牙队需要举国团结支持之际,百万者却高举加泰罗尼亚旗大唱反调,显示国家队在南非的拚搏,无法平息国内分裂的火头。

主办机构指,一百五十万人前日走上巴塞隆拿街头,争取加泰罗尼亚享有更大的地区自治权力,同时抗议法院近期禁止加泰罗尼亚自称「国家」(Nation)的判决。警方则指,民众有一百一十万人。

同为西甲劲旅根据地,巴塞隆拿与马德里在世杯决战前犹如两个世界。马德里人高举国旗为国家队吶喊助威,但作为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首府的巴塞隆拿,满街民众却打出红黄双间,附有蓝底白星的加泰罗尼亚旗。除了手持加泰罗尼亚旗,有人则高举红黄两色、写上「我们是国家」的横额。一名参与的学生表示:「这次只是我们争取加泰罗尼亚独立的开始。」

不少马德里政客都趁国家队打入决赛,向国内争取独立的势力推销国家团结讯息。首相萨帕特罗昨日就在《国家报》发表文章,希望借国家队打入世界杯决赛来呼吁国民团结。他写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西班牙,一个富创造力的西班牙……国家队向我们展现出如何通过努力和创意向前行。」

然而今次声势浩大,加泰罗尼亚一千四百个政党、工会、商界等组织参与其中。事件反映加泰罗尼亚与马德里的紧张关系。事实上,虽然西班牙打入决赛,但不是每个人都敢在巴塞隆拿穿起代表西班牙的球衣。连该国冠军级电单车手罗伦素近期也曾拒绝在当地穿上西班牙国家队球衣,并称:「我不想惹来麻烦。」

在另一个分裂地区巴斯克(Basque),民众亦对国家队的战果不领情。一名巴斯克人便称:「如果由我决定赛果,就让荷兰以三十比○打败西班牙吧。」不过,亦有西班牙人指出:「西班牙并不是巴塞隆拿或是皇家马德里,任何胜利都只会是属于西班牙足球的胜利。」

【本报综合报道】西班牙历史性杀入世界杯决赛,本应值得高兴,但加泰罗尼亚人此时借势争取独立,令西班牙人陷入两难,庆祝还是不庆祝?虽然加泰罗尼亚不愿承认是西班牙的一部分,但国家队中有六名国脚都是加泰罗尼亚人,抛开地区枷锁,在南非球场内尽显团结一面。

在国家队名单中,法比加斯、沙维、布斯基思、碧基、域陀华迪斯,连入决赛功臣佩奥尔都是加泰罗尼亚人,他们之间并不存在地区分野,一心为国家争光,连领队迪保斯基都指世界杯可令国家团结起来。正如两年前西班牙夺得欧洲国家杯冠军,当时国内亦曾放下分裂情绪,这或显示国家队的比赛确实可让国家团结起来。

不过,举国欢腾的气氛未必人人接受,巴塞隆拿市长埃雷乌曾拒绝在市内设户外巨型屏幕播放世杯赛事,最终屈服让步。在巴塞隆拿,更有部分人宁愿荷兰胜出,可见分裂情绪仍弥漫着。

【本报讯】巴塞隆拿作为争取自治的加泰罗尼亚首府,与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一向水火不容。西甲两劲旅巴塞隆拿(巴塞)与皇家马德里(皇马)在球场上较劲就如世仇内战。甚至有巴塞隆拿人称巴塞不仅是足球队伍,亦是加泰罗尼亚「非武装军队」。

巴塞与皇马前身马德里足球会的对决,最早在一九○二年的西班牙国王杯上演,当时巴塞以三比一胜出。后来马德里足球会获西班牙皇室于一九一七年封赏皇家称号。反之,巴塞上世纪受尽政治迫害。西班牙内战时,支持皇马的独裁者佛朗哥,曾将球会主席孙约尔枪毙。

五十年代,巴塞在皇马阻止下失去跟足球员迪史提芬奴签约的机会,其后皇马更因而成功跟迪史提芬奴签约,并在其带领下连续五年夺得欧洲联赛冠军杯。九年前巴塞的费高被皇马挖角,更令双方对立情绪升至临界点。翌年巴斯克分离组织乘机于巴塞同皇马赛前在马德里引爆致五人伤。

世界杯期间很多球迷发现,西班牙队球员在开场前,无一在开腔高唱国歌,噤若寒蝉。其实西班牙因民族语言矛盾分裂,令国歌无歌词。《皇家进行曲》是西班牙国歌,但独裁者佛朗哥一九七○年代去世,西班牙人抛弃了他授意创作的歌词,其后政府发起征集歌词,却没一首引起全国共鸣。早前马德里申奥时官方再征集得出一个版本,仍不获普遍国民承认。

决赛前夕率先让巴塞隆拿球迷头痛的,并非国家队能否夺冠,反是应否挂西班牙国旗。但强敌当前,加泰罗尼亚自治区首长蒙蒂利亚也一改当地强硬传统,开腔支持国家队,更称该区在世界杯期间挂出西班牙国旗并无不妥。球迷则认为,该区的庆祝派对可能会同时挂出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的旗帜。

西班牙并非单一民族国家,西班牙人占大多数,同时也有加泰罗尼亚人、加里西亚人和巴斯克人等少数民族。现时人口七百五十万的加泰罗尼亚在一五一六年纳入西班牙版图,并于十八世纪失去自治地位,区内逐渐兴起分离主义。而独裁者佛朗哥掌权时一度禁止使用加泰罗尼亚语,也激化了分离活动。虽然当地近年取得更多自治权,但独立意识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