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与美国百年对抗之谜:往事如烟(一)

美国,俄国,如果将其国名按照英文字母的排序,A(American)和R(Russian)分别是英文的第一与第十九个字母,如果按照俄文字母的排序,А(Америка )和Р(Россия)分别是俄文的第一个字母和最后一个字母──第三十三个字母,实可谓相距遥远, 中间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但是自20世纪初,历史命运之神“看不见的手”却多次将两者拉在一起,让它们并肩而立,角逐世界。

1917年2月在俄国爆发了推翻沙皇政府的革命, 美国对随后成立的俄国临时政府是持支持态度的,并且毫无怨言地把1.78亿美元的贷款送给克伦斯基。谁知仅仅7个多月,克伦斯基就被列宁赶下台来。

1917年11月7日凌晨3时,俄国临时政府总理克伦斯基男扮女装逃进美国驻俄国大使馆后,美国政府才知道俄国在一年内发生了第二次革命。当11月8日, 列宁在克里姆林宫宣布资产阶级临时政府被推翻,俄国政权全部归苏维埃。美国政府终于明白:列宁不是克伦斯基,美国政府在俄国找错了代理人。

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的最初日子里,美国并没有对俄国局势的剧变发表看法, 这其中就存在着一慢、二看、三通过的因素,美国也曾幻想将列宁和他的政党拉到美国一边。但是美国很快就失望了。

列宁号召压迫的人民以革命推翻美国反动派, 一方面毫不客气地宣布和他领导的苏维埃政府不仅不承担临时政府欠美国的1.78亿美元的债务,而且还把价值4.43亿美元的美国在俄国的财产和未能偿付旧政权在美国出售的本息共达0.75亿美元的债券全部没收。

对于美国来说,这不仅是巨大的损失,而且是对美国权威的极大篾视。怎么能够不怒火中烧,恶从胆连生。美国政府拒不承认苏维埃政府,也不承认布尔什维克政权对俄国的领导。美国驻俄大使弗兰西斯在日记中写道:“布尔什维主义是一种传染病。令人十分担心的是, 它将蔓延到德国和奥地利,并蔓延到欧洲。因此,协约国必须建立一条过去那样的防疫带,阻止其无限蔓延”。

1917年12月10日, 美国国务卿蓝辛向威尔逊提交了一份关于如何对待俄国事件的长篇报告。他建议在俄国建立卡列金将军为首的军人独裁政权,必须立即向卡列金提供贷款。 美国国务院指示美国驻俄国使馆武官到诺沃切尔卡斯克,直接同卡列金举行谈判。 花旗银行奉命向卡列金部队活动的大本营罗斯托夫汇寄去50万美元。 美国驻俄大使弗兰西斯也从原定发往彼得格勒临时政府的汽车中拨出70辆调往罗斯托夫。

美国总统威尔逊亲自签署命令,抽掉军队参加多国联军,以武力干涉俄国事务。1918年3月底,英、法、美干涉军先后占领了了俄国北方的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地区,支持布尔什维克的敌人——社会革命党在北方建立政府。1918年4月, 美国军队最先在俄国的海参崴登陆。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写道:“沿西伯利亚大铁路直到乌拉尔的整个西伯利亚, 驻守着一支大杂烩的盟国警卫部队。在这支部队里有俄国白卫分子、捷克人、英国海军和陆军、日本人、美国人以及少数法国人和意大利人”。

1919年3月,旧俄的将军高尔察克在协约国的支持下在鄂木斯克发动叛乱, 向布尔什维克发起猛烈进攻。美国政府表现得最为积极,就在叛乱的第二天, 美国代表驻伊尔库茨克总领事哈里斯会见了高尔察克,答应美国将给他提供援助。 哈里斯向高尔察克说:“今后我们将一起共事”。美国将临时政府垮台后尚未动用的那部分贷款拨给高尔察克,此外, 还给西伯利亚的白卫合作组织提供了1亿2千5百万美元的贷款。高尔察克分子在美国购买子大批军用物资。 除美国政府外,美国的一些社会团结和大公司企业也给这位白卫海军上将提供了援助,仅美国红十字会就提供了800万美元的军用物资。

1919年1月,苏维埃政府任命当时侨居美国的老布尔什维克路·卡· 马尔滕斯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驻美国代表。但是,马尔滕斯在华盛顿受到了冷遇。 苏维埃使团开始活动的头几天就受到了美国当局公开的冷遇。1919年3月19日, 马尔滕斯向美国国务院递交了国书,并附上一份备忘录,建议就“近期恢复俄美两国互利的贸易关系开始谈判”。 这份备忘录列举了俄国希望进口的商品和苏维埃政府愿意出口的商品清单。文件中指出:“一旦同美国恢复贸易,俄国政府准备立即将价值2亿美元的黄金分别存放于欧美各银行, 作为购买第一批商品的款项”。但是,国务院对苏俄政府的“殷勤”表示置之不理,马尔滕斯的外交职务没有得到承认。美国国务卿蓝辛声明,美国政府不承认苏维埃政府,也不承认它的代表,美国政府认为,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大使巴赫美捷耶夫是俄国驻美国的唯一的代表。

1919年6月12日,美国警察袭击了苏俄代办处,没收了办事处的全部文件, 宣布马尔滕斯等人因从事“颠覆美国”而被美国联邦调查局拘禁。 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次对马尔滕斯的活动进行审查,但毫无结果, 因为不能证实马尔滕斯本人和他的工作人员犯有违反美国法律的范畴。然而,1920年12月15日,美国劳工部长威尔逊坚持说,尽管马尔滕斯本人没有任何违法很为,但作为苏维埃俄国的代表,依然要加以扣押和驱逐。在这种形势下,俄罗斯苏维埃联邦人民委员会决定召回马尔滕斯,1921年1月22日,马尔滕斯奉命回国,苏俄驻美代表处随即关闭。

1919年1月18日,结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和平会议在巴黎的凡尔赛宫召开, 一共有32个国家参加,作为参战国重要一方的俄国却没有被邀请。这其中的原因是两方面的,一、 俄国的政权已经易手,即非沙皇政府,也非临时政府,而是西方国家都视为瘟疫的苏维埃政权。 二、美国政府和美国总统威尔逊是这次和会的导演和主角,两国的怨结刚刚打上, 因此怎么能邀请列宁的政府呢。会议一开幕,主持人威尔逊总统就提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 是全面讨论同俄国的关系问题”“会议所面临的任务是,与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帝国主义作斗争”。

此外,国际联盟从一开始就把苏俄作为一个大问题摆在桌面上了,因为社会主义的苏俄是所有到会者的敌人。列宁则看不上威尔逊和他一力鼓吹的国际联盟, 他称列强们在巴黎和会上的勾心斗角是“一群大狗和小狗在抢肉骨头”,国际联盟就是“疯狗联盟”,“一群你抢我夺的强盗的联盟”。 列宁说:“这臭名远扬的联盟,原来是个肥皂泡,马上就破灭了, 因为它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基础上的”。列宁还说:“盟约一旦正式公布,布尔什维克主义死敌就背弃了它! 在盟约一开始生效的时候,少数最富有的国家克列孟梭、劳合─乔治、奥兰多、威尔逊这‘四巨头’, 又坐下来磋商建立新关系了!盟约这架机器一开动,就完全垮了!”

苏维埃政府外交部长齐切林于同年10月24日起草了致美国总统威尔逊的照会书, 这份文件直截了当地称国际联盟是帝国主义联合统治世界的工具。照会宣称:“我们必须同威尔逊总统交涉阿尔汉格斯克的进攻和西伯利亚的入侵的事件。 ……当时正在指挥美国资产阶级政府之政策的威尔逊总统,实际上不就是这两次事件的制造者吗?……如果这样, 那么这个美国资产阶级政府所起草的成立国联的建议,实际上将以新的锁链束缚人民,一个新的国际托拉斯将被组成,以剥削工人阶级和压迫弱小民族,难道是不可能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