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招生腐败案宣判!收钱教练仅入狱1天

花650万美元上斯坦福大学的赵雨思事件又有了新动向。6月12日,其在斯坦福大学原帆船教练约翰·范德莫尔(John Vandemoer)因收受贿款、配合此案“操盘手”威廉·辛格为他人伪造体育特长生身份等行为被判处1天入狱、6个月家中监禁与电子监控、2年监督释放,以及1万美元罚款。

当天,波士顿联邦法院判处其犯有“共谋欺诈”罪,入狱1天。而由于此前他已经在监狱中度过1天,因此在法院宣判后,范德莫尔作为一个自由人走出了法庭。

报道称,范德莫尔被判刑1天的原因是,他并没有将赵雨思的家人通过此案中的主犯辛格捐赠给大学的50万美元“私吞”,而是全都用在了大学的帆船项目上。

“我个人没有拿任何钱。所有的捐款都直接捐给了斯坦福大学和帆船队,”范德莫尔说道,甚至还反问希望判他入狱13个月的检察官说:这怎么能是受贿呢?

6月12日,斯坦福大学前帆船主教练约翰·范德莫尔(中)与妻子离开法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法律分析师史蒂夫·梅斯特(Steve Meister)说:“我认为任何等待判决的人都会倾向于将范德莫尔的判决视为对他们有利的基准。而我认为这将是错误的。”

而范德莫尔的律师则说:“他已经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失去了工作和名誉。范德莫尔很懊悔,向他的家人道歉。”。

在此案的50名被告中,有9人为高校教练。涉案的33名家长被指控在2011年至2019年2月期间总共向辛格支付了2500万美元贿款,辛格则与入学考试考官或高校教练合谋,调高学生的入学考试分数,或为学生伪造体育特长生身份以具备入学资格。

目前,已有22名被告认罪或同意认罪,包括威廉·辛格,以及为女儿“提分”的《绝望主妇》主演菲丽西缇·霍夫曼。

被辛格看中并与之合作的教练大多都面临着队员招募与项目筹款的压力。检方指出,范德莫尔共从辛格处收受了61万美元的“捐款”,但与其他涉案教练不同的是,范德莫尔本人并没有留下这些钱,而是将之全数用作斯坦福大学帆船项目的资金。

范德莫尔已于今年3月认罪,并在当月的听证会上承认了自己知道这样做并不对。据《》报道,范德莫尔曾在采访中表示,他当时认为,这些“带资进队”的学生可以帮到帆船队,这些钱也可以用来购买新的设备。“我以为这能带来积极效果,但我错了,我现在认识到了。”

马萨诸塞州地方法院法官里亚·佐贝尔(Rya Zobel)说,之所以减轻了量刑,是因为范德莫尔在此案中并未私吞“捐款”,法院普遍认为,他或许是此案9名被告教练中“罪行相对最轻”的一位。缓刑办公室发布的判刑前报告显示,范德莫尔的行为并未给斯坦福大学造成经济损失,佐贝尔对此表示认同。

斯坦福大学已于今年3月开除了范德莫尔。范德莫尔与辛格的往来始于2016年,当时辛格希望能让一名学生以帆船特长生的身份入读该校,尽管该生最终是通过正常渠道被该校录取,辛格仍向范德莫尔负责的帆船项目捐助了50万美元。

斯坦福大学已于今年开除了这名学生,据媒体此前报道,其身份为2017年入学的赵姓女学生,她的家人共向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是最大的一笔涉案资金。

2017年秋天,辛格带着另一名学生的资料找上了范德莫尔,在范德莫尔将该生认定为候选队员后,辛格在次年春天又向帆船项目捐助了11万美元,不过该生最终选择前往布朗大学就读。

2018年秋,辛格再次汇来16万美元,用作“留位”的定金。上述三笔“捐款”加起来共计77万美元,与斯坦福大学在声明中描述的金额相符,不过范德莫尔的律师表示,检方此次量刑并未计入第三笔资金。

针对范德莫尔的判决将作为此案其余被告的量刑参考,不过因其情况特殊,所以并不意味着其余被告也能免除监禁。

与其他卷入此案的人不同,没有人因为教练的行为而被斯坦福大学拒绝录取。对此,法官似乎颇以为然。

同一天,《》刊发题为《深陷招生丑闻的斯坦福教练避免入狱,大学没有受到指责吗?》的文章,质疑难道大学不该对于这种错误的观点和录取文化承担一些责任吗?

此前,曾撰写过大量关于大学体育文章的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社会学和犯罪学教授里克·埃克施泰因(Rick Eckstein)表示,美国大学在录取中对于运动员的照顾性对待,才会导致这种舞弊案有了可滋生的土壤。

“如果没有这种录取机制,这些欺诈行为就根本不会发生了”,埃克施泰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