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队需要“中场打手”弗利克需要做更多试验

从开局半小时直奔惨案而去,到最终仅以一球惜败,德国队周二晚2比3负于比利时的友谊赛,令科隆球迷和电视机前的德国队粉丝五味杂陈。结合上周六晚对秘鲁的“半场好球”,这支阵容变化较大且演练全新战术体系的德国队,究竟是在重返正轨的路上遭遇不可避免的挫折,抑或只是依靠本土欧洲杯夺冠这一不切实际的目标而苟延残喘,现在谁也说不清楚。但至少,在卡塔尔世界杯上跌落神坛的弗利克有了明显改变,这两场友谊赛让人看到了他终于能够因材施教,因势利导。

诚然,对比利时的前半个小时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德国队完全应该丢3个甚至4个球。在继续演练4222新阵型的情况下,弗利克主动或被动地撤换了3名首发球员,格纳布里与克雷尔分别对位顶替已经提前离队的哈弗茨(流感)和尼科施洛特贝克(大腿肌肉受伤),而戈雷茨卡则轮换埃姆雷詹。

尽管阵型相同,但人员的不同使得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截然不同。尤其是在中场,基米希与埃姆雷詹同时出场的时候,后者负责拖后,在后场组织状态下会后撤成为第三中卫。但与戈雷茨卡搭档时,基米希才是负责后撤的那一个。换言之,使用埃姆雷詹时,德国队在中场就有一个“专职打手”。詹不上的时候,基米希就要排雷与组织一肩挑,既当爹又当妈。

事实上,自从克林斯曼在2004年夏天入主并大刀阔斧改革以来,德国队就不再在中场设置“专职打手”,克林斯曼当初将“攻强守弱”的弗林斯改造为后腰的做法引发过极大争议。直到把巴拉克拉回来,德国队才找到了理想的攻守平衡,弗林斯也在2006年世界杯上证明了自己踢后腰的价值。

后来勒夫在2008年欧洲杯上将阵型从442双后腰改成4231之后解放了巴拉克,也推动了后腰位置的更新换代,但取代弗林斯的罗尔费斯和希茨尔斯佩格,以及后来在范加尔手下才转型的施魏因斯泰格,也并非像艾尔茨或耶雷米斯那样纯干脏活累活的类型,有球能力和传球技术才是更重要的属性。于是在国家队的影响下,那种粗枝大叶的6号在德国足坛近乎于绝迹。即便偶尔涌现出一两个,也难入勒夫法眼。

埃姆雷詹最初能敲开国家队大门,依靠的是在利物浦的三中卫体系里担任右中卫的出色表现,以及其多面手的属性。一直以来,詹在国家队中都是“万金油”,更多是去填补左右两闸的大坑,或者踢三中卫之一,即便能踢上中场也是以8号位为主,因为勒夫的体系里,6号是组织核心,詹并不具备这个能力。而自从上届欧洲杯之后,詹就因伤病以及在多特蒙德状态不佳,一直没有入选弗利克的国家队。直到本赛季冬歇期之后,埃姆雷詹才迎来转机。他不再像以往那样喜欢班门弄斧,画蛇添足,终于脚踏实地地去展现自己体格与对抗的优势,专注于干脏活累活,成功地在多特蒙德的433阵型里坐稳了主力后腰位置,帮助球队在德甲打出一波9胜1平并超越拜仁登顶,这才得以重返国家队。

埃姆雷詹和费利克斯恩梅沙第32分钟替补登场,德国队立即扭转了颓势。

与秘鲁一战,弗利克将埃姆雷詹放进首发阵容。尽管秘鲁在进攻端过于无欲无求,使得只踢了上半场的詹作用体现得并不明显,但他的场上位置与职责,宣告了德国队中场不设“专职打手”的历史似乎要暂告一段落了。与比利时一战,弗利克看到球队如此被动的开局表现后果断调整,原计划是用埃姆雷詹替下完全不在状态的维尔茨,而戈雷茨卡的脚踝受伤促成了费利克斯恩梅沙也一同替补登场,上演国家队处子秀。弗利克就说:“前20到25分钟,不是我们所计划的那样。我们非常被动。你得接受对抗,我们一开始没有做到。在变阵和换人之后,情况变好了。我们在更高的位置发起进攻,并且变得更有侵略性了。”

这次换人之后,德国队变阵433,埃姆雷詹踢的就是自己在多特蒙德的位置,而小恩梅沙与基米希则在詹身前,维尔纳与格纳布里分居两翼。通过这个调整,德国队立即就转被动为主动,开局阶段逼而不抢的状态,也在埃姆雷詹的带动下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高位逼抢。

尤其是在下半场,德国队的高位逼抢强度与效率极高,长时间令比利时人难以逾越中线,甚至出不了防守三区,局势一下子变得极其有利于仅一球落后的德国人。毫不夸张地说,埃姆雷詹踢出了自己国家队生涯39场比赛以来的代表作,《踢球者》赛后给他打了全队最佳的1.5分(注:1分最佳,6分最差),全场仅次于1分的德布劳内。弗利克就说:“下半场我们非常投入,那种激情把我们带回到比赛中。我们踢了60到65分钟好球。詹是我们所需要的那种有侵略性的领袖。他赢得了很多对抗,并且带动了球队。”

此前无论是执教拜仁还是德国队,弗利克从来没有过在上半场就如此大胆地换人和变阵,并因此扭转不利局面的成功案例。更不用说,这只是一场国际友谊赛。这么早就换下维尔茨,无疑会对球员信心造成一定打击。但弗利克表示:“他必须熬过去。他很棒,这会进一步鞭策他。”

但或许是新阵型演练时间不够,球员相互之间也缺乏默契,德国队难以将极高的控球率转化为足够多的得分良机。三中场里,只有小恩梅沙对于进攻梳理起到明显作用,毕竟他在沃尔夫斯堡和德国U21队也是踢433的8号位,对此再熟悉不过。但基米希就明显不适应这个阵型和位置,踢出了国家队生涯至今的最差比赛之一,经常拿球后不知道该传给谁,犹豫不决之下把球传丢。你也无法指望专注于干脏活累活的埃姆雷詹能送出什么有威胁的纵深球,这并不是他的特点和职责。

结果德国队的高位逼抢只是稍微打了一个盹,就让比利时队通过德布劳内、特罗萨尔和德克特拉雷三人在左路的快速配合完成致命一击,将比分重新拉开到3比1,而这也是比利时在德国队变阵之后的唯一一次机会。尽管再次遭受打击,德国队还是能在最后10分钟重新掀起进攻浪潮。格纳布里几乎上演马拉多纳或梅西式的连过五人进球,可惜又像上一场那样被门框拒绝了一个年度最佳进球候选。但很快,他就接替补登场的凯文沙德突破后横传,将比分扳成了2比3。

直到最后时刻,德国队依旧争分夺秒想要避免失败,那种不服输的精神以及相应的技战术表现,令现场的科隆球迷也为之沸腾。马特乌斯就说,尽管德国队前30分钟的表现是他“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所看到过的最糟糕的”,但“球队在30分钟之后的表现,正是我们想要看到的。”

其实要评价德国队的表现是好是坏,首先取决于你对于这支球队的定位。按照德国队的光荣传统,参加大赛必定要以夺冠为目标,打进半决赛是基本任务。尽管经历了2018年世界杯的小组垫底出局,到了2020年底又在西班牙净吞6蛋,勒夫在率队出征2021年夏天的欧洲杯之前,依然喊出了夺冠口号。去年世界杯之前,弗利克的目标也是如此。对于不到一年半之后就要在本土举行的欧洲杯,弗利克自然也要再次立下夺冠的军令状——即便他的真实想法并非如此,德国舆论也不容许他“谦虚”。

考虑到时间紧迫,“弗家军”必须尽快确立打法与人员搭配,一场接着一场地让人看到越来越确切的夺冠希望。甚至早在世界杯惨败后,已经退出国家队的克罗斯就提出,弗利克必须立即确立一套清晰的主力阵容,或至少有13到14名主要球员,然后依靠这套相对固定的阵容连续踢比赛,以培养出默契与惯性,以及在比赛困难阶段的那种安全感。

相信不少业内人士和球迷也认同这一看法。因此对于弗利克这一回没有征召像京多安、吕迪格、聚勒、萨内、克洛斯特曼、约纳斯霍夫曼等骨干,很多人都摸不着头脑并提出批评。尤其是在中卫这个薄弱且最需要默契的环节,世界杯上的主力吕迪格和聚勒竟双双落选。加上尼科施洛特贝克打完秘鲁就提前返回多特蒙德,与比利时一战首发的竟是金特尔和克雷尔这样一对几乎不可能在明年欧洲杯上担正的中卫组合——对于无论打何种阵型,踢哪个位置都总能捞到出场时间的克雷尔,外界早已忍无可忍,弗利克对他的偏爱根本无法解释。

一份看不懂的大名单,早就为德国舆论在这场失利之后的强烈反弹埋下伏笔。《踢球者》指出,德国队本场的发挥无法创造出理想中的积极气氛,反倒是让那些缺席者成为了赢家,例如经验丰富的京多安、吕迪格和聚勒,又如因伤病倦勤的哈弗茨、施洛特贝克和穆西亚拉。金特尔和克雷尔明显不是面对豪强时的合格人选,两闸的劳姆和马里乌斯沃尔夫也暴露出防守能力的问题。世界杯上的最大弱点——后防,依旧是弗利克的“最大工地”,而且这还远远不止是四后卫本身的问题。

然而,对于过去5年间连续3届大赛都一败涂地的德国队来说,除了所谓的大赛传统和主场优势之外,究竟还有什么可以作为明年欧洲杯夺冠的资本呢?经历了世界杯之后,曾在拜仁救火救出六冠王的弗利克已经不再是那个最大的资本。说白了,一年后在家门口捧杯根本就不切实际。或许像上一次本土大赛——2006年世界杯那样,打进半决赛就足以举国欢腾了。

那么参照克林斯曼当初为本土世界杯所做的一系列人员试验,弗利克如今在本土欧洲杯周期的第一份大名单上一口气写上了6名新人的名字(并最终让5人完成首秀,只有补选入队的马利克乔当了观众),并以“为新人腾出空间”为理由暂时不征召个别骨干完全可以理解——尽管在个别球员的入选(例如格策、格纳布里和瓦格诺曼)或落选上,弗利克的逻辑着实令人费解。

不过通过这两场友谊赛,对于弗利克征召尚未在狼堡坐稳主力位置的小恩梅沙,以及本赛季先后在弗赖堡和布伦特福德坐板凳的沙德这两位U21国脚,我们已经可以初步理解。而格纳布里在一场半的比赛里,在两个新阵型里踢了3个不同位置,而且在对比利时的下半场被逼出了斗志与状态,也证明了弗利克在放弃萨内的情况下却选了他是用心良苦,绝非无的放矢。当然,在对秘鲁时踢了下半场的格策,以及在对比利时的尾声替补上演处子秀的瓦格诺曼,并没有很好地帮弗利克解释为什么要选他俩。

不管怎样,无论是2比0击败世界排名第21的秘鲁,还是2比3负于世界排名第4的比利时,德国队都是既有收获和惊喜,也暴露出不少难以解决,甚至可能最终都解决不了的“历史遗留问题”。沃尔夫这位“大龄新秀”就是最佳缩影,他在这两场比赛中充分展现出自己在助攻和心理素质上的特点,但也暴露出身为锋线球员出身的右后卫,他还要进一步提升防守技巧与吸取经验教训。

尽管《踢球者》高声疾呼试验已经足够,要求弗利克在6月国际比赛周就把欧洲杯的主力阵容确定下来,但与其浅尝辄止,不如将试验进行到底,就像当初的克林斯曼那样,征召更多在联赛中表现出色或适配新战术体系的新人,一个个试到对为止,不对的就放弃。

那么,既然埃姆雷詹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支后防孱弱的德国队需要一个中场打手,一直呼声很高的勒沃库森悍将安德里希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呢?德国足协官网赛后直接将德国队是否需要一个“纯正6号”的问题抛给了弗利克,但他没有正面回应,“后防线是要承担责任的。我希望中卫也要更多地去反哺6号。这样的支持并不够,我们完全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