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的恶魔:大批为瓦格纳效力的前罪犯被普京赦免他们回到家乡制造恐怖

周一,他像平常大多数日子一样,在茨欣瓦利的中心街道上大步走来走去,偶尔停下来与路人聊天。

当地人知道这个名叫索斯兰·瓦里耶夫的38岁男子是茨欣瓦利一个与众不同但很受欢迎的人。茨欣瓦利是俄罗斯支持的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分离地区的首府。

小镇上的每个人都亲切地给瓦里耶夫起了个绰号,叫塔格里,他患有发育性残疾。“从我记得茨欣瓦利起,塔格里就一直在那里,当汽车驶入这座城市时,他会带着灿烂的笑容迎接它们。”南奥塞梯人、记者阿利克·普哈蒂说。

“在我们紧密联系的社区里,每个人都爱他。他是婚礼和晚宴上受欢迎的客人,人们真的很照顾和保护他。”普哈蒂补充道。

因此,当那天晚上传出塔格里被杀的消息时,茨欣瓦利的震惊是显而易见的。Telegram频道上发布的一段令人痛心的视频显示,一名男子在将塔格里刺死之前追赶并踢他。

当地政府周二凌晨宣布,他们逮捕了一名涉嫌谋杀塔格里的男子。官方媒体确认了这名男子的身份,他是一名已被定罪的杀人犯,去年秋天被瓦格纳集团从监狱招募到乌克兰作战。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过程中,瓦格纳招募了数万名囚犯,其中包括杀人犯和家暴者,参加了战争中一些最血腥的战斗。

据信,许多人已经在乌克兰死亡,但那些在为瓦格纳效力的六个月里幸存下来的前罪犯已经获得了普京总统的赦免,现在正在返回家乡。

据臭名昭著的瓦格纳负责人普里戈津称,已有5000多名前罪犯被释放。其中之一就是最近回到家乡茨欣瓦利的苏卡耶夫。

他们的获释引发了人们的担忧,人们担心这些人会继续犯下更多的罪行,而在前瓦格纳士兵犯下的一系列暴力罪行(包括谋杀塔格里)之后,这种担忧只会加剧。

普里戈津在一份声明中对此案发表评论称,苏卡耶夫是在保护受到塔格里骚扰的路人时失手杀人的。

但南奥塞梯前总统阿纳托利·比比洛夫驳斥了普里戈津的声明,称塔格里是一个“善良、无害的人,除了极少数例外,每个南奥塞梯人都像爱自己一样爱他”。

3月底,85岁的老人尤利娅·比斯基奇在位于莫斯科以东600英里的基洛夫地区的家中被杀。

行凶者是28岁的伊万·罗索马欣,他在2020年因谋杀罪被判处10年监禁时已经是一名惯犯。他也被普里戈津招募,最近在乌克兰作战后回到了家乡。

罗索马欣回国的消息让这个只有几百人的普通社区深感不安,并引发了一场市政厅会议,当地一家电视频道拍摄了这场会

在会议上,警察局长瓦迪姆·瓦兰金承诺,“麻烦制造者”罗索马欣将于3月28日被带离该镇。

但一天后,即3月29日,罗索马欣进入比斯基奇的木屋,据信他在那里用斧头杀死了她。

比斯基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近亲说:“国家以及普京和普里戈津个人应该为尤利娅的死负责,他们应该对此负责。”

这位亲戚说:“85岁的她非常喜欢旅行,她经常旅行数百英里去看望她的朋友和家人。”

在《观察家报》分享的一张照片中,身穿花裙的比斯基奇面带微笑,手里拿着一大碗草莓。另一张照片显示,比斯基奇自豪地站在孙女身边。

这位亲戚以及《观察家报》联系到的其他家庭成员说,他们担心因为公开批评瓦格纳而遭到国家报复。

今年早些时候,普京签署了一项法案,将公开批评瓦格纳战士或发表负面报道定为刑事犯罪。

不久之后,一名揭露了死于乌克兰战争的瓦格纳雇佣兵埋葬细节的俄罗斯记者逃离了俄罗斯。

普里戈津是普京的长期盟友,他承诺,如果在乌克兰履行雇佣兵合同的前罪犯在执法部门遇到麻烦,他会提供帮助。

“警察应该尊重你。如果他们不讲道理……我会亲自打电话和州长们解决问题等等。我们会找到解决办法的。”普里戈津最近在招募时对一群前囚犯说。

囚犯权利非政府组织“被监禁的俄罗斯”的一名代表说,普里戈津是俄罗斯最臭名昭著的人物之一,他的支持将增加囚犯回国后不受惩罚的感觉。

阿列克谢·萨维切夫就是其中一名前罪犯,他于今年3月回到了家乡俄罗斯西南部城市沃罗涅日。

49岁的萨维切夫是瓦格纳去年9月招募的一名已被定罪的杀人犯,他在乌克兰战斗了6个月,先是在争夺索列达尔镇的战斗中,之后在巴克穆特。

回到沃罗涅日后,萨维切夫说,他很快就把在瓦格纳挣的钱——大约100万卢布(合85000人民币)——全部花在了“酒和”上。

但是,根据他的描述,每次他都向警方展示他在乌克兰战斗中获得的一些奖章,包括记者看到的“勇敢”总统奖,之后他就被释放了。

“警察把我当英雄一样对待。”萨维切夫夸口说,还说警察会请他喝茶,听他讲在瓦格纳战斗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