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雇主提供医保的人最担忧「全民健保」

「全民健保」(Medicare for all)已被视为2020年总统大选的重要议题,为帮助美国媒体的医疗卫生线记者和工作人员,更了解” Medicare(联邦医疗保险) for all”和”单一支付者医疗保健系统”(single-payer health care system)等当前热门的医疗法案差异,南加大安娜堡(Annenberg)传播暨新闻学院,3月28日邀请美国三位专精医疗保险改革项目的专家,帮助医疗记者更了解此一议题,并做出正确的报道。

本次论坛邀请《Politico网站》的医疗保健总编辑肯恩(Joanne Kenen)担任主持人,由美国企业研究所经济政策研究员依波利托(Benedic Ippolito)和国家健康计画主席加夫尼医师(Dr. Adam Gaffney)进行政策分析,三位都是经常受美国传媒邀请上节目,谈论美国医疗保险改革的专家。

专精卫生经济学研究的依波利托和身为单一支付者计划工作设计项目主席的加夫尼,在半小时的论述中,两人分别就「全民健保」丶「单一支付者」丶「可负担健保法案(ACA/俗称奥氏健保)」的差异,以及不同医改倡议可能对美国财政和经济的影响进行说明。

依波利托提到,过去10年来医疗改革成为美国重要的议题。奥氏健保已经达到许多目标,但并没有从根本解决医保系统的关键问题,诸如护理成本,而且全美国仍然有30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

依波利托指出,尽管「全民健保」丶「单一支付者」丶「可负担健保法案」好像都是同样的医疗改革法案,但实际上深入去了解每个法案,会发现这些法案内容有非常大的差异。不过人通常以一个大帽子”医疗保险是人权”丶”全民都买医保会降低成本”,来概括这些截然不同的法案。

依波利托点出一个关键的问题点,就是若以「全民健保」来看,会影响到当前全美国拥有雇主提供医保的1.5亿人,而往往有雇主提供医保的人,对雇主给的医保满意度是很高的,而且这些人并不乐意转换成前途未明的「全民健保」。

哈佛医学院肺科专家的加夫尼医师表示,身为医疗工作者非常清楚,当前施行的Medicare(联邦医疗保险)是非常好,且可达成成本分摊的计划。在一个理想的系统中,可以公平的覆盖每个人,并扩大医疗护理的服务。

尽管加夫尼是倡议「单一支付者」系统的主要人员之一,但他认为,「单一支付者」只是一个开始,因为美国有太多公共卫生问题需要解决,更需要解决医疗保健不平等的问题。可是从长远来看,「单一支付者」系统将让医护工作者薪水提升。因为这将会节省最少30%的医疗预算浪费,因为当前保险公司层层的行政作业,是非常花钱的。

加夫尼认为,全世界高度发达国家都拥有全民健保的体系,美国却一直无法通过,这样的情况是不可接受的。就他认为,国会不应该被游说而迟疑,实行全面覆盖的唯一途径,就是消除私营保险业的利益和浪费,私营健康保险业每年从医疗系统中,浪费和赚取了数千亿美元。

在线上听讲的许多媒体工作者也提出许多个人的想法与意见,最关键的「全民健保」对国家预算和人民税收的影响,两位主讲人都表示势必会造成影响,但最终需要看国会预算委员会的研议,才能确知对人民的影响面。

另外也有人提到「全民健保」政策,是否将会让当前”处方药滥用”丶”医保欺诈”丶”医疗资源浪费”等问题更严重。显见传媒工作者所关注的,不光是「全民健保」政策的直接影响,更包括对美国许多社会问题是否加剧的担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