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归化事件缘何频出 运动原本就是趋利群体

按照法律上对所谓“归化”的定义,是指某个人在出生国籍以外自愿、主动取得其他国家国籍的行为。一般是居住在国外的人,依据所居国的法律规定取得新国籍。

前中国青年女篮球员李明阳被日本一家俱乐部挖走并已加入日本籍一事,日前经过媒体报道后引起关注,也引发了中国体坛又一波关于“归化”运动员的讨论和反思。“归化事件”为何不断发生?如何看待这一现象?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卢元镇昨天就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在多起“归化事件”中,小山智丽这个名字不能被忘记。她原名何智丽,是上海籍运动员、女乒国手。在39届世乒赛中,她因为没有按照中国队的赛前安排给队友“让球”而遭到批评,后来远嫁日本,加入日本国籍,并在广岛亚运会上击败中国选手邓亚萍夺得金牌。

从那以后,不断有一些乒乓球、羽毛球、体操、举重等中国优势项目的运动员开始通过“归化”的形式实现了参加世界大赛的梦想,有些还成为中国队的强劲对手并取得了优异成绩。

前中国羽毛球名将黄穗,曾经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女双选手。2007年底,她退出国家队,湖南省体育局任命她为省羽毛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翌年,她突然“人间蒸发”。为了找她,单位还在当地媒体上刊登了寻人公告。2012年的一项比赛中,黄穗突然亮相,代表澳大利亚队出战,让人意外。

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举重53公斤级决赛中夺金的哈萨克斯坦女将祖尔菲亚,也是一名“归化”运动员。祖尔菲亚原名赵常玲,出生于湖南永州地区的大山里,练习举重的初衷只是为了吃饱饭。当初她的运动前景并不被人看好,加上这个级别的国内优秀选手众多,她最终被交换到哈萨克斯坦,去年代表哈萨克斯坦队参加了奥运会。当她一举打破世界纪录并夺得伦敦奥运会金牌后,媒体通过调查发现她原是一名中国运动员。

“偷偷摸摸、更名改姓、不说汉语”是网友们给“归化”运动员贴上的3大标签,而代表他国战胜祖国的行为,更被网友评价为“叛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运动员离开祖国走上“归化”之路呢?

体育社会学家、华南师大教授卢元镇认为,利益驱使和要在国际大赛上证明自己的实力,是导致运动员转投他国的两大主要因素。

“近些年出现的‘归化’运动员,与上世纪80、90年代小山智丽等运动员的情况不太相同。那时候,‘归化’相当于叛国。如今,大家都知道,每个公民都有选择加入其他国籍的权利,所以不应对这些运动员做过多指责。”卢元镇认为,运动员本来就是一个趋利性人群,他们吃的是青春饭,在竞技体育成王败寇的规则下,他们必须在增强自身竞争力的同时,抓住一战成名的机会。而奥运会、亚运会、单项世锦赛等大赛就成了他们绽放光芒的舞台。

在乒乓球、羽毛球、举重、体操、跳水等中国优势项目中,高水平运动员很多,但是能够最终代表国家队参加国际大赛的运动员却是凤毛麟角,很多运动员需要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却得不到,加上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有引进人才提高竞技水平的需求,“归化”球员也就应运而生。另外,不少引进人才的国家和地区都会给“归化”球员更好的待遇,对于年纪不大、涉世不深、读书不多的孩子来说,很容易就会被吸引。

卢元镇说,“当年小山智丽加入日本国籍后拒绝说汉语,的确让很多中国体育迷失望和愤怒。但究其原因,是因为我国培养运动员的机制有别于其他国家。国家培养运动员,到头来运动员弃国而去,还成为中国运动员的对手,这多少让人有些痛心和不解。但这并不能和‘叛国’划等号,毕竟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进步,变更国籍已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了。除了体育、演艺等领域,也有其他一些中国人加入外国籍,但是大家都不会关注。如果是丁俊晖被‘归化’了,相信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说他‘叛国’了,因为他是家里变卖家产培养出来的。”

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未来中国可能会有更多的运动员走上“归化”之路,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首先,我们应该有大国心态,不要小家子气。不要总是看到一两名运动员离开会对中国体育自身的实力或大赛成绩造成影响,而要考虑到他们走出去其实是提高了这个运动项目的整体水平,促进了项目自身在全世界的发展。要想成为体育强国,我们应该有这种气魄,并为此贡献力量。”卢元镇举了巴西足球运动员的例子:尽管葡萄牙、意大利、日本等国都有从巴西“归化”来的球员,但巴西足球并未因此衰落,反而让全世界更加认可其世界第一足球强国的地位。

“其次,我们的体育管理部门也应该反思、检查培养人才程序中的漏洞,制定相应的规章制度,减少‘归化’对自身的影响。”卢元镇认为,“归化”运动员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的另一个原因,是很多人都通过不合规矩的方式完成“归化”,“如果能光明正大、合理合法地离开,大家接受起来也就更容易。”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