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毕维克诞辰270周年:读木口木刻两百年

“木口木刻”(Wood Engraving)起源于18世纪初的英国,是一种在木块横截面上进行雕刻的版画技术。由于这个截面的质地细密均匀,可以刻制出更加精细的线条和明暗层次变化,作品具有更强烈的表现力。

英国艺术家托马斯·毕维克(Thomas Bewick,1753-1828)是将木口木刻发展为独立艺术形式的重要人物,他不仅发明了“白线雕版法”,极大拓展了木口木刻的艺术表现力,还将其运用到书籍插图领域,使图像的复制传播发生了革命性改变。今年是托马斯·毕维克诞辰270周年,展览“方寸乾坤——纪念毕维克诞辰270周年英国木口木刻展”在黑龙江(国际)版画博物馆对外展出,呈现英国木口木刻两个多世纪以来的发展。

木口木刻起源于启蒙时代的英国。被世人公认为木口木刻代表人物的托马斯·毕维克 (Thomas Bewick,1753年——1828年)开创性地将木口木刻独特的艺术表现手法运用到书籍插图领域,使图像的传播自此具有了革命性改变。

中国创作版画的倡导者鲁迅,曾对毕维克的成就亦予以极高评价。鲁迅在《近代木刻选集》说,“木版画之用,单幅而外;是作书籍的插图。然则巧致的铜版图术一兴,这就突然中衰,也正是必然之势。惟英国输入铜版术较晚,还在保存旧法,且视此为义务和光荣。1771年,以初用木口雕刻,即所谓“白线雕版法”而出现的,是毕维克(Thomas Bewick)。这新法进入欧洲大陆,又成了木刻复兴的动机。”

我重又低头看书,那是本毕维克的《英国鸟类史》。文字部分我一般不感兴趣,但有几页导言,虽说我是孩子,却不愿当作空页随手翻过。

每幅画都是一个故事、由于我理解力不足,欣赏水平有限,它们往往显得神秘莫测,但无不趣味盎然,就像某些冬夜……

展览负责人表示,由于种种原因,时隔近一个世纪,中国对毕维克作品及其影响的介绍、研究与展示一直几近空白。展览旨在继续鲁迅未竞的事业,将西方版画史上这位具划时代意义的版画家及英国木口木刻在两个多世纪的发展予以展示与介绍。

澎湃新闻了解到,此次展览展出约350件展品,展品分为五大部分:一,以丢勒作品为代表的欧洲早期木刻;二,毕维克木口木刻插图;三,十九世纪复制木口木刻;四,英国现当代木口木刻;五:木口木刻手工书、印版与工具。此外,展厅还放映了毕维克生平、他的木口木刻介绍与原版印制过程等影像。

12世纪的欧洲处于文艺复兴的萌芽时期。中国造纸术传入欧洲,代替了昂贵的羊皮,为欧洲木刻的出现奠定了材料基础。最早的欧洲木刻以织物印花形式出现在13世纪的德国。与中国早期木刻版画相似,欧洲早期的木刻版画大多以线年,德国人约翰·古腾堡(1398年——1468年)运用铅合金活字排版技术印制书籍,引发了一场文化传播领域的革命。15世纪末,图文结合的出版物逐渐普及开来。至16世纪中叶,德国画家丢勒(1471年——1528年)将明暗法运用到木刻创作中,并全方位将欧洲木刻版画推向划时代顶峰。丢勒是第一个用木刻形式出版自己作品的欧洲艺术家,数百年间一直为欧洲艺术家视为精神导师,这其中也包括英国版画家托马斯·毕维克(1753年——1828年)。

汉斯·布罗萨默,战斗中的罗马人《罗马史》(书籍插图),木刻,约1580年

托马斯·毕维克 (Thomas Bewick,1753年——1828年) 是英国木口木刻家和自然史作家,被公认为历史上最重要的木口木刻艺术家。

毕维克出生在英格兰北部诺森伯兰郡切里本。他在少年时即显出非凡的绘画天赋。14岁入纽卡斯尔的版画家拉尔夫·贝尔比(Ralph Beilby)工作室当学徒,学习在金属、木料及珠宝等材料上镌刻纹章图样等。学徒期间即钟情于木口木刻,并在贝尔比指导下为儿童读物创作作品。七年的学徒生涯结束后数年,他以合作者身份与贝尔比共同经营镌刻工作室,同时继续他的木口木刻创作。

毕维克作品被广泛视为启蒙运动与工业革命时期英国社会现实与思想的缩影,内容涉及领域包罗万象。1790年与贝尔比合作出版的《四足动物史》,以精湛的技艺与科学精神改写了插图历史。毕维克最著名的作品是他先后于1797年与1804年完成的两卷《英国鸟类史》。其中妙趣横生极富幽默感的尾花小品,源自对日常生活的敏锐观察与高超的艺术加工。同时他倾其一生为《伊索寓言》创作的插图,标志着毕维克在木口木刻技艺上达到了划时代顶峰。

除书籍插图外,毕维克还创作了为数不多的较大幅的单帧木口木刻,其中最著名的是《奇林汉姆公牛》和《等待死亡》等。

在技法方面,毕维克运用木口木刻白线法,结合黑线法,亦即在打磨平滑的黄杨木横切面用铜版凹雕工具镌刻出精细的线条,以刻画出深浅不同层次的细腻灰色调和变化无穷的肌理。这种技法极大地拓展了木口木刻的表现力,其精细程度几乎可与铜版凹雕相媲美。毕维克所运用的是以刀为笔的版画语言,标志着木口木刻语言体系的健全,使得木版画得以回归自身,不再依赖于其他艺术形式,极大提升了木口木刻作为独立艺术形式的地位。

由于黄杨木印版的厚度被制成与金属字模等高,由此字与图可以同时印制,与印制金属凹版相比,数十倍地提升了印制效率。同时因为木质价格低廉,耐压度远强于传统木面木版,甚至强于金属版,可一次性印制出图文并茂的书籍。由此木口木刻很快取代了昂贵耗时的铜版,并开启了一个历时一个多世纪的复制木口木刻插图时代。

复制木口木刻也称“行业木口木刻”,特指19世纪以英国为代表的欧美作为商业用途的木口木刻插图。复制木口木刻的特点是画家画稿,雕版师镌刻,印刷师印制,分工合作。

19世纪英国书籍报刊插图主要是以木口木刻形式呈现,至维多利亚时代,复制木口木刻已发展成为一个巨大贸易产业,截至1850年,仅伦敦就有诸如《伦敦新闻画报》等百余家公司制作木口木刻报刊书籍插图。直到19世纪末胶印照相制版的广泛应用,才在20世纪初基本终结了作为复制手段的木口木刻时代。

弗里德里希·威廉·库特纳(等),展翅中的大眼斑雉《皇家自然历史》插图,1896年

威廉·斯莫尔,《威廉·卡克斯顿向爱德华四世及王后展示凸版印刷机》,1877年

复制木刻与创作木刻并无泾渭分明的界限,前者可被视为由一种媒介转换成另一种媒介的“翻译”艺术。这些作品涵盖自然史、社会时事新闻、文学插图、大师艺术等方面,并在十九世纪英国工业革命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催化剂作用。

20世纪是创作木口木刻的时代,也是思想剧烈变革的年代。版画家们自画、自刻、自印,举办展览,自此木口木刻版画才像其他的画作一样,被当成独立艺术品,悬挂于展厅墙面展示。

受莫里斯的新艺术运动感召,版画艺术家与十九世纪复制版画风格决裂,回归到了毕维克所倡导的让木口木刻成为独立艺术形式的道路上,进而成为现代艺术运动的一部分。

近一个多世纪以来,木口木刻经历了初创期(1920年-1930年)的风起云涌,二战后的复苏,沉寂(1950年—1980年)以及1980年后至今的复兴。个别不为潮流左右的艺术家如莫妮卡·朴沃等孤军奋战,延续了木口木刻的血脉,并在冷战时期的寂寥中将现代木口木刻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今天有百余年历史的木口木刻家协会已经拥有了来自世界各国的会员。百年来木口木刻的沉浮,映射了英国的兴衰,及英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历程。

版画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出版史和插图史。木口木刻自产生之初即与书籍有着不解之缘。19世纪末,艺术家威廉·莫里斯等倡导缺少人性化与个性化的工业生产体系,发起了新艺术和手工艺运动,以此促进传统手工艺的复兴,其中包括木口木刻、手工印书、书籍装订等艺术形式。这种现象史称 “私人出版社运动”。

技法上,他们摒弃了行业刻工必须复制的那些复杂的交叉线条,代之以现代观念,创作出精致的手工书。进入七八十年代后,伴随出版业的计算机化,一些新的木口木刻私人出版社也相继成立,主要出版精致的诗人或艺术家手工书。保存下来的毕维克原版也被用来印制手工书。

木口木刻家至今仍然使用“标准字高”版,以及与两个世纪前相同的古老雕刀。因印数之限,手工书已成为少数藏家案头独赏的珍品。

奈杰尔·哈姆威、彼得·劳伦斯,《2020愿景》,手工书,木口木刻原版印制,2020年

注:此次展览为“黑龙江艺术家国际艺术交流项目”中英文化交流重点工作,黑龙江省书画院(黑龙江省美术馆)联合英国相关艺术机构举办。